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日记

黎平日记

日期:2021-06-04 02:46:07点击:13

黎平日记篇1

1、12月8-11日,军委二局两次截获国民党军电报:蒋介石已集结四五倍于红军的兵力,布防于红军北上湘西途中,意欲将红军围歼于桂湘黔交界地。若红军北上湘西,势必一头撞进蒋介石在湘西布下的口袋阵,一场实力悬殊的决战在所难免。是硬闯第五道封锁线,还是转兵避其锋芒?成为摆在红军高层面前一个生死攸关的抉择!

2、通道会议决议和黎平会议决定,显然极大地影响了中国历史发展进程。此后红军以势如破竹之势,穿州过府,挺进黔北,扭转了长征初期的不利状态。陈云在向共产国际报告西征时说:“当我们到达贵州时,红军已不再是经常不断地被敌人攻击、四处流窜的部队,而变成了一支能战能攻的有生力量!

3、关于通道会议,有少数人常纠结于三个问题:第一,会议名称。通道会议曾有飞行会议、军事会议等之称。其实,会议的重要性和名称不一定有关联,如1927年“八七会议”也仅是一次中央紧急会议。第二,通道转兵的性质。从主观动机来看,通道转兵是战术转兵,但在客观上却成了中央红军长征在湘黔边转兵的第一阶段的开始。所以,它对中国革命的重要贡献仍然是不言而喻的。第三,会议召开地。现定的“中国工农红军长征通道转兵会议会址”是县溪,笔者则认为应在芙蓉。根据伍云甫的《长征日记》、陆定一的《长征大事记》等综合得知:12月12日,中央和军委主要负责人宿营于芙蓉。他们为什么要舍近求远,不在宿营地而去30里外的县溪开会?其实,只要是在今通道县境内开的会即可称为通道会议。如果说转兵会议是在芙蓉召开的,也可叫通道芙蓉会议妥当,因为芙蓉当时属绥宁县,承认通道芙蓉转兵会议会址,才是真正促成"牢记使命,不忘初心"!

4、12月19日,一是分成左右两个纵队向黔北进军。二是为迷惑敌军,军委规定各部在进行到施秉、黄平地域前,用正常行军速度前进,使国民党军认为红军仍在北上或西进中徘徊,以造成错觉。同时,军委电令红二、六军团在常德地域积极活动,以造成策应中央红军北上湘西的假象。“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以致后来的四渡赤水也被蒋介石认为“红军反复徘徊于此绝地,乃系大方针未定的表现”!

5、鉴于长征初期减员严重等原因,为提高基层战斗力,以便摆脱国民党军的围追堵截,中革军委从1934年12月13日至19日在湖南通道、贵州黎平期间进行了中央红军长征以来的第一次大整编。而关于整编的宣传、解释、合编等则是在黎平境内进行和完成的,故称“黎平整编”。13日,军委两纵队宿营于今通道县播阳镇,14日,军委两纵队宿营于今黎平县洪州镇,且开始合编。17日,军委两纵队进入黎平城,红五、八军团到中潮地域并开始合编。19日,军委第二纵队并入第一纵队合组军委纵队完成,并离开黎平城到高场宿营。21日,军委纵队从黎平下八里出发,至锦屏瑶光宿营!

6、会议实质上是继续讨论中央红军的战略方针,最后否定了“左”倾领导人提出先西进贵州黎平、锦屏,后北折黔东去湘西会合红二、六军团的错误意见,采纳了毛泽东深入贵州腹地、到黔北建立以遵义为中心的川黔边新根据地的正确主张,通过了《中央政治局关于战略方针之决定》。第一,“鉴于目前所形成之情况,政治局认为过去在湘西创立新的苏维埃根据地的决定在目前已经是不可能的,并且是不适宜的。新的根据地区应该是川黔边区地区,在最初应以遵义为中心之地区,在不利的条件下应该转移至遵义西北地区”。其实,军委早已在17日的《关于我军各部十八日的行动部署》指出“一军团应对剑河、天柱、锦屏各方向侦察、警戒,并准备占领剑河,不渡清水江,改由清水江南岸西进”。而此前的中革军委的电令都是部署北上湘西的。第二,“在向遵义方向前进时,野战军之动作应坚决消灭阻拦我之黔敌部队。对蒋湘桂诸敌应力争避免大的战斗,但在前进路线上与上述诸敌部队遭遇时则应打击之,以保证我向指定地区前进”。第三,“为着保证这个战略决定之执行,坚决反对对于自己力量估计不足之悲观失望的失败情绪及增长着的游击主义的危险”!

7、周恩来在1943年的《在延安中央政治局会议上的发言》中指出:“从湘桂黔交界处,毛主席、稼祥、洛甫即批评军事路线,一路开会争论。从老山界到黎平,在黎平争论尤其激烈。这时李德主张折入黔东。这也是非常错误的,是要陷入蒋介石的罗网。毛主席主张到川黔边建立川黔根据地。我决定采取毛主席的意见,循二方面军原路西进渡乌江北上。”陈云于1935年10月向共产国际报告红军西征时说:“在黎平,领导人内部发生了争论,结果我们终于纠正了所犯的错误。我们对此前‘靠铅笔指挥’的领导人表示不信任。在湘黔边界,敌人集结了四五倍于我军的兵力严阵以待,以为我们会沿着红六军团从前进军的路线行进。”。

8、显而易见,黎平会议为遵义会议的召开奠定了坚实的基础。长征以来的首次战略转兵不去湘西去黔北,使从通道会议开始的转兵得到了实质性的发展,开始了中央红军长征在湘黔边转兵的第二阶段,从而使蒋介石在湘西消灭中央红军的梦想化为泡影!

9、12月18日,在黎平古城翘街召开了中央红军长征以来的第一次中央政治局会议黎平会议。博古、张闻天、周恩来、毛泽东、朱德、陈云、王稼祥、刘少奇、邓发等人参加。李德因病没有出席会议,其意见则由博古带到会上!

10、1934年12月1日中午,党和红军主力渡过了湘江,经西延区向老山界前进。以后几天,惊魂甫定的中央和红军急于脱离险区。康克清在《回忆录》中说:“这里高山峻岭,森林茂密。敌军被甩在后面。敌机难以侦察,可以稍事休息。一个多月的紧张奔波,总算可以喘口气了。”到4日,开始考虑去向问题!

黎平日记篇2

1、21日颁布的《总政治部关于创立川黔边新根据地工作的训令》,旨在加强对指战员们进行政治局决议的解释、思想教育和政治动员等工作。主要是指出中央红军总方针为“转移作战地区创立新苏区根据地”,当前的伟大任务“是要在川黔边广大地区创造新的根据地区”,并要求各级政治机关的政工人员做好政治局决议的宣传解释工作!

2、黎平位于黔湘桂三省交界处,山高林茂,有利于红军荫蔽集结;红军突然转兵贵州,使蒋介石难以重新调兵遣将堵剿;亟待通过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来确定新的战略方针,在红军入黔第一城黎平讨论解决十分及时;地方军阀自打小算盘,使贵州防守力量薄弱;始建于明洪武十八年的“铁黎平”城高墙厚,易守难攻;黎平城物产丰富,便于红军补充给养;受红七军、红六军团过黎平的影响,群众基础较好。有鉴于此,中央决定在此略事休整并召开政治局会议!

3、12月12日,军委两纵队到达芙蓉,中央部分领导人在芙蓉木林庵召开紧急会议,就北上湘西还是西进贵州展开了激烈争论。伍修权在《我的历程》中说:“部队前进到湘西通道地区时,得到情报说,蒋介石已察觉我们的意图是与二、六军团会合,就在我们前进方向布置了五倍于我的强大兵力,形成了一个大口袋等我们去钻。面对这一情况,李德竟然坚持按原计划行动,把已经遭到惨重损失的三万多红军,朝十几万强敌的虎口中送。在这危急关头,毛泽东同志向中央政治局提出,部队应该改变战略方向,立即转而向西,到敌人力量薄弱的贵州去,一定不能再往北去。如果再往北,就有全军覆灭之灾。中央迫于形势,只得接受了这一正确建议,毛主席的意见被通过了。于是部队就改向贵州进军,这就一下打乱了敌人的原来部署。”。

关注公众号

SSYCMS内容管理系统 倾力打造互联网数据资讯、行业资源、电子商务、移动互联网、网络营销平台。

每日持续更新报道IT业界、互联网、市场资讯、驱动更新、游戏及产品资讯,是最及时权威的产业资讯及硬件资讯报道平台。

转载内容版权归作者及来源网站所有,本站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月推荐

最近更新

猜你喜欢

点击排行